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今生有约我与中国文物报三十年

发布时间:2019-08-15 13:33:53
今生有约——我与《中国文物报》三十年 (上接3月24日3版) 2010年7月8日,《中国文物报》用两个整版全文刊载我的《南京古城保护又一次 被缩水 》文章。想想当时发表真的是一波三折。稿件完成后,我请谢辰生老看过,没有什么原则问题之后,就发给郭桂香,大家都认为稿件质量很髙,但因为听到有不同意见,一时报社也很为难。我和张自成总通了,知道了一些情况,刚巧我在新疆吐鲁番学研究院忙着接待国家文物局单霁翔局长,他带相关专家考察坎尔井保护工程。记得内地时间应该是深夜1点多钟了,我来到单局长的房间,很不客气地问他: 单局长,听说我的文章不能在文物报刊发是您的指示? 单局长当时一下被我问蒙了,他说: 不可能,我怎么会干这种事呢,您发表的许多文章我都作为剪报收集起来留作资料,怎么会压制不给发表,真是笑话,我回去得查一查,一定会给予满意的答复。 当天深夜,我就把单局长的话转告张自成总,自成说: 丹兄放心吧!知道了。 隔一天,文物报把文章全文刊出。这篇文章受到全国历史文化名城保护专家委员会主任委员周干峙副部长及副主任委员郑孝燮老的髙度评价。 2010年8月7日,我写的《是谁在践踏文化遗产的尊严》,《中国文物报》用整版刊出。记得在我独自前往江苏省镇江市,调查宋、元粮仓被毁掉的纪实报道之前,谢辰生老就在中提醒我注意两条:一是在注意安全的前提下,不得接受任何政府部门的宴请和礼品;二是沉到底,在抓实证据的同时,理清关系,是谁的就是谁的,不管涉及到谁,严格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不能带有任何偏见。我是严格按照谢辰生老的指示执行,此文章刊出后,许多人感到奇怪,丹青是一直和开发商作斗争的,怎么这次为开发商说话了?这家伙是不是捞了开发商什么好处?应该感谢谢老提前打的预防针: 不能带任何偏见。 必须依事实来讲话,宋、元粮仓被毁的悲剧,经过反复调研查证,我手头的数据和材料充分证明,不仅不应该算在开发商头上,还应该表扬他们对文化遗产的尊重和严格按照国家对开发区域的地下文物普查相关规定的认真执行,这个悲剧产生的直接人,不是别人,而是地方政府主管文化遗产的部门。更应该感谢当时的社长解冰、总张自成刊登这样揭文物部门自己羞闻的文章,社长与总没有正气与勇气、胆量与魄力,这篇文章必死胎中。多年来在文物报社这个娘家的关爱下,我不仅在文化遗产保护的理念上有了许多新的开拓与进步,报社领导为了让我能写出更多文化遗产保护类的好文章,还推荐我参加了国家出版总署组织的培训学习。 由于我当时身处中国文物学会世界遗产研究委员会秘书长这个特殊的平台上,对社会的接触面较广,加上常随老专家们一起调研、考察,了解基层的情况比较多,自己又能写,对一些文化遗产保护中不和谐的现象进行揭露和反思成了我主攻的课题。这样一来,除了是一个文化遗产保护的卫士,又有了合适合法的身份,在工作上确实便利了许多,收获的成果也相对多了起来。因此,2008年由中国文物学会和文物报等共同推荐,我当选了首届薪火相传 中国文化遗产保护年度全国十大杰出人物,成了全国文博界社团组织中唯一的首届获奖者。 2009年,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六十周年,文物报社受国家文物局委托,举办 我与文化遗产保护 大型主题征文活动。我因手头杂务太多,本不愿参入,加上真的找不出什么值得写的东西,报社总助理李让多次打来,认为我应该参加,并点题: 就把您起草首部军队营区文物保护暂行办法出台前后的真实情况用心整理一下,我认为就是一篇很不错的好文章。 经他这一点,我还真地动了心思,用了整整一个通宵,完稿发给李让总助理,心想完成了一个作业,好坏不管了,交稿完事。我实在没有想到,此文最终经相关专家评议,获得了此次全国征文一等奖的第一名。 这个飞来一般的荣誉,着实让我高兴了一阵子。记得2009年9月29日上午,国家文物局主办、中国文物报社承办的 庆祝新中国60年华诞、聚焦中国文化遗产摄影展、第二届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摄影图片展开幕式,我与文化遗产保护征文暨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征文颁奖仪式 ,在北京国子监辟雍大殿前同时举行。辟雍大殿雄伟庄重,巍峨髙耸的皇家建筑在蒙蒙细雨中通体散发着浓郁的古雅之气,就像一幅珍藏年久的水墨画,芳韵流淌、可任思绪飞扬,让人在瞻仰中立即产生出历史并没有走远,历史凝聚在身边的感觉。珍惜现代目光与古代遗痕相遇的瞬间吧!那种心灵的震撼与感动,让人真实地感觉到,在这个人烟稠密的繁华之地,难得还保留了这样一幅清润的绝世丰彩之姿。我们踏着红地毯前往主会场,我的座位在董保华副局长的后面,在着名话剧艺术家、主持人冯福生先生的主持下,单霁翔局长亲自给我颁发了一等奖证书,和我同时获得一等奖的国家文物局老局长张德勤、北京鲁迅博物馆叶淑穂女士也一起登台领奖。 人这一生应该常怀感恩之心。回忆三十余年,和文物保护结下的不解之缘,每一步都离不开文物报社对我的支持与关爱。去年冬天,中国文物学会传统建筑园林委员会成立三十年庆典,在文化遗产研究院楼上召开。在前期筹备期间,副会长刘若梅来,非得让我写一篇委员会三十年纪念文章,我就用《雪泥鸿爪三十年》讲叙了那些难忘的故事。细想一下,这个委员会目前还秉任副会长的,还健在的只有我和刘若梅俩人了,如果从单士元会长时期算起,我是更早进入委员会的。当时恋爱还末谈,现在我也进入六十岁的人生了,但活着一天,我就要像谢辰生老那样,为袓国的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事业多做一些绵薄贡献,活着一天不仅和文物报肝胆相照,还得携手共进!文物报对我的栽培之恩,实难以几千言概之。三十余年来,爱它、思它、读它、恋它,其气象与感悟,更难几千言叙之。三十余年来,对文物报的收藏我从未间断,报中的许多无比珍贵的文化遗产记忆,如髙峰坠石,陌云千里,陆断犀象。特别是一些大家的文章,那胸中丘壑,心底风云,万般慨叹,实难绘之。今天所有的叙述只能算是江河瓢勺,森林一叶。记得宋朝曾公亮诗云: 枕中云气千峰近,床底松声万壑哀。要看银山拍天浪,开窗放入大江来。 权作拙文之结尾! 乙未年正月初八於姑苏春华苑書樂斋(下)中风又复发怎么办
心绞痛的好发部位
宝宝口舌生疮
冠心病发病怎么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