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潍坊安丘千只水貂一夜死亡无人负责养殖户损

发布时间:2019-07-16 06:13:25

  潍坊安丘千只水貂一夜死亡 无人负责养殖户损失惨重(组图)

  在潍坊安丘,养殖水貂已经有多年的历史,也是许多农村家庭每年唯一的经济来源。每年的秋天,是养貂户辛苦一年后收获的季节。然而这个时候,安丘的几家养貂户却面对着成片死亡的水貂欲哭无泪。

  据山东广播电视台公共频道《真相力量》报道,安丘市兴安街道前七里沟村养貂户刘文昌介绍说,“头天喂上的药,到第二天下午三点就开始死亡,当天晚上就死亡了在六百左右啊,又陆续的死亡,到现在得死亡了八百只貂了,你看这笼子这不都空着,大部分都空着。”

  刘文昌是潍坊安丘市兴安街道前七里沟村一位普普通通的农民。两年前,听说养貂能发家致富,于是就贷款修建了眼前这个养殖场。可谁曾想刚,水貂刚养了两年还没来得及看到收成,貂却一夜之间死亡了。

  在刘文昌的养貂区内看到,貂笼子里大部分空空如也,仅存的几个有活貂的笼子,里边的水貂也是无精打采。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水貂一夜之间大面积死亡呢?刘文昌的妻子向回忆起了当时的情景。

  刘文昌的妻子告诉,“水貂九月份容易出现肺炎症状,我就去诸城拿着貂化验,解剖化验后,医生给我配药,我就拿回来喂,按照他那个剂量,喂一包半,我就投上了,喂上了一顿,头天下午喂上的,第二天接着出现大片死亡。”刘文昌的妻子说,为了预防肺炎,她曾专门带着因肺炎死亡的水貂来到了诸城市毛皮动物研究所。工作人员解剖后,开具了预防和治疗水貂肺炎的针对性药物。

  刘文昌的女儿说,“诸城市毛皮动物疾病研究所开的药,当时他是说五包药喂三天,一天喂一包半,我们拿来之后,就只喂了一顿,喂了一包半,结果病没止住,貂第二天就死了六百多只,到第三天的时候就死了七八百只。”

  回过神来之后,刘文昌一家首先就怀疑是不是药物存在问题。当他们仔细查看药物的时候,竟然发现上面既没有中文标志,也没有中文批号、更没有中文说明,明显的就是一款三无产品。

  大量水貂的死亡,让刘文昌损失不少。“这个貂是从大连调的种,是短毛的,都订好了,连种加卖的话现在市场价也得三十多万了,本身今年行情不好,还赔钱,连饲料费都不够,喂的还投不过本来,本身这个价就赔钱,这还卖不成钱,这么一弄直接损失大了,貂种人家不敢要了,拿的押金人家还想要回去,全死了,卖没卖了,俺那有分钱啊,卖饲料的经常来要钱,堵着门,我寻思寻思真是没有活路了,我贷的款九月二十四号到期。”

  那么,刘文昌养殖的八百多只水貂一夜之间大面积死亡,到底与诸城市毛皮动物疾病研究所开具的药物有没有关系呢?刘文昌的妻子说,自从貂死亡后,她也多次联系过诸城市毛皮动物疾病研究所的工作人员,但是对方一直说在化验,始终没有给出答复。为了询问事情的,她再次拨打了诸城市毛皮动物疾病研究所工作人员的。

  工作人员表示,“中毒有好多种,并不一定都是药物中毒。那我们没喂药的时候没死啊,你这样说不过去啊,一死七八百六七百,就是老鼠药也没有这么毒啊!”

  安丘市兴安街道的刘文昌养殖的水貂一夜之间死亡八百多只,他怀疑是使用了三无药品的原因,而药物生产厂家—诸城市毛皮动物疾病研究所声称,死亡原因正在化验中,暂时不能答复。在采访中了解到,除了刘文昌一家,周边有不少养貂户都是因为使用了不同厂家的三无药品导致水貂大量死亡,甚至全部死亡。

  安丘市兴安街道养貂户表示,“八月二十号从崔传文那里购买的治疗肺炎的药,二十号下午五点喂食的时候加入,二十一号下午三点开始发现健壮的公貂死亡,我打给崔传文,他过来看了看,说是肺炎反复,药物中毒,没办法治疗,急匆匆的走了,傍晚开始大批的死亡2450一共养了一千九百多只,喂药的是一千六百多,还剩下二百来只,一千二是一晚上死的,后来还继续死。”

  “我二十二号的户所说,他们养殖的水貂死亡是因为使用了不同厂家的药品,那么,当地的畜牧部门又该如何处理呢?为何多次反映迟迟没有任何消息呢?随后,跟随多名养殖户来到了安丘市畜牧局了解情况。

  工作人员告诉,按照我国现行的法律规定,他们只能对售卖三无药品的人员进行行政处罚。而养貂户想要挽回损失,只能走法律途径。对于诸城市毛皮动物疾病研究所售卖的三无药品,因为牵涉到属地管理的问题,他们只能向上一级的部门进行反映。

  “现在找一个证据,是不是这个药导致貂死亡。这个很难弄,我们也很着急这个事儿,找不出来。现在全国兽医界没有这么一家鉴定机构。”养殖户很无奈。

公众微信小程序
企业网络营销手段你知道哪些
天璐网络:从微信最新动作看品牌建设的重要性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