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权国2543暴鸣二十三

发布时间:2020-01-25 04:44:27

权国 2543 暴鸣(二十三)

战风咧咧的艾萨拉城头之上,响起一阵欢呼声中,费泽军如潮水一般从突破的缺口位置退缩,城墙上的守军已经是见怪不怪,三四天里,每次都是如此,虽然看起来气势汹汹,但是不要被这些费泽人的外相吓到了,只要坚持住一阵,这些费泽人自己就会撤回去,几天下来,大家都摸到了这样的规律,

“退了,退了,就知道这些家伙坚持不了多久的!”就连莱特尔的副官,都在旁边非常兴奋的喊道,反而穿着一件黑色将军铠甲,头上戴着狰狞牛角盔的莱特尔,看着如潮水一样退去的费泽军,紧抿的淡薄嘴角可是没有一点喜悦,因为费泽军明显不是被击败退去的,而是属于正常的战略调动

退去之后,很快就会有新的部队掩上来,这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了,

甘克福果然不愧是整个南方都作战经验最丰富的指挥大将之一,二十万人的大集群,在他手中非但没有显出混乱,反而更显出有条不紊,

一个团队退后,一个团队同时向前开进,两相交替的无懈可击,如果自己企图派出骑兵冲击的话,对方一直屹立在主阵方向的数千轻骑兵就会如剃刀一样扫过来,只要将自己的骑兵缠住,合拢上来的步兵就会将出击部队全部杀光!

这种将十万人以上的大军,指挥的就像自己手臂一样可以轻松调动的指挥官,已经超越了一般名将的层次,集结兵力,扩大优势,击中一点而撕开整个战线是他们的专长,甘克福对于全局拥有令人咋舌的察觉力,好几次都是突然以优势兵力不断抓住一个缺口,然后大批的填入兵力,如果不救援,就大有吞下整个战线的势头。

几天下来,如果不是莱特尔死死压住,或者防线,还真就这种来回拉扯的战术所撕开了

按道理来说。作为防守一方,据有坚固的城墙,是拥有天然优势的一方,但是在老将甘克福面前,这一点优势非但没有表现出来。反而让人感到就像是掉进了蜘蛛里边的飞虫,手脚正在被无数的线逐渐困住,过于漫长的艾萨拉防线,正在让战局的天平划向费泽军一面

艾萨拉要塞坚固是足够坚固了,但也因为不知道对方会强攻那一段,所以只能将兵力平摊下去

就算莱特尔手中足有七八万人,一开始还能处于兵力饱和状态,,三四天的对抗打下来,没有作战的部队固守在城墙上没法移动。承受猛攻墙段的部队,部队打残了退下去,整编后在开上去,已经是人人疲惫,因为兵力上的消耗,捉襟见肘的情况就越来越明显

甘克福不断调动兵力冲击一段城墙,就是看准了为防守一方的莱特尔,因为需要防守所有城段,所能够调动的机动兵力本就不多,几天冲击下来。莱特尔手中就算有再多的后备队,也基本消耗的差不多,一旦当莱特尔手中再无可以调动兵力,甘克福真正的攻坚主力才会显露出来。这些养精蓄锐的五万重甲步兵,在一万费泽重弓手的掩护下,会化身为费泽军最锋锐的投枪,只要击穿一个墙段,然后大批的步兵涌入登城,到时候。就算对方是战神在世,也无力挽回败局,

激战持续到下午,甘克福终于看见城墙上的兵力开始空缺,

抬起手“呜呜”狰狞的长号,就像是压在所有守军头上的山岳,刚刚喘了一口气的守军纷纷抬头看过去,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狰狞如凶兽一样的费泽重甲军团终于开动,五万名重甲步兵构成的攻击线,一队队的千人左右的阵型整齐缓缓推进,举着手中的塔盾,手中长枪整齐竖起,就像是一片茂密的森林一样覆盖了大地,这些费泽重步兵身上厚重的铠甲,覆盖了全身三分之二的范围,虽然比不上帝国重步兵那样厚实,但是在手臂的关节处附加了薄弱的皮铠,这可以让这些重步兵更加灵活,

但更令守军感到眼睛充血的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在连续三十几个队列的费泽重步兵后面,那万余名穿着锁甲跟进的费泽射手

这些费泽射手的装饰非常有特色,头上戴着羽毛帽子,手中弓长度足有一个人的高度,在百米左右,就停下脚步,将手中巨大战弓猛的立起,弓柄低端有尖锐狠狠插入土中,形成一个固定接力点,远远看去,就像是突然在地上竖起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长杆子,巨大弓柄上足有一点五米以上的弓弦,随着一声命令而整齐拉开,想要拉开如此巨大的弓,必要的条件是每一个射手的身高,必须在一米八以上,身体健硕强壮,这就是费泽人赫赫有名的专用于破甲的重弓手,

“混蛋,这是要动真格的拉!”莱特尔深吸了一口气,身为南方人,他很清楚这种重弓手的战力是多么的可怕,强劲的大型复合战弓,用野牛筋绞盘的弓弦和更为粗厚的野水牛角的弓柄,杀伤力更是不俗,射程可以达到一百三十米,远远超过南方弓普遍**十米的射程,而如果配上特有的重箭头,在八十米就可以轻松洞穿重甲步兵,在五十米就算重甲骑兵的铠甲也可击穿,如果靠近到二十米,任何的重甲都是一张破纸,甚至可能一箭穿透一名精铁盾牌,射穿执盾者的手臂

唯一的缺点,就是这种明显不是一般人能用的杀器,对于弓手的要求很高,不仅仅要训练有素,还需要有相当好的体力,一旦损失,补充不易,南方与费泽的战争,好几次都因为这种重弓手的参战而损失惨重,六十年前一次有名的会战中,某个实力强劲的南方国家,花费了无数财力堆积起来的四万重步兵,本以为可以与南下扩张的费泽抗衡,结果只是一次冲锋,就被这些重弓手在五十米内全部射死,最终整个国家在军力大损下,不得不被迫沦为费泽的附庸王国,这个国家就是卡丽苏王国,

身为前卡丽苏军人,莱特尔也曾经花了足三年的时间,想要建立起一支对抗费泽重弓的远程部队,结果就是在交战中被击溃,连同本人被俘,

“预备“

城头上的射手也是紧张的脸色发青,虽然经历了几天的战斗,也没见过这样的阵仗,握着弓箭的手有些颤抖,几天的战斗,似乎是已经养成了习惯,大家已经习惯了每一次费泽军都出动万余人,然后大家只需要坚守一阵就可以胜利,但是这一次,明显不同于以前,压力猛的增大,对于任何人都是一种心理考验。

“混蛋,怎么那么多人!”

这些士兵大部分都是从西海岸的奴隶中招募的,在战斗经验和心理速素质方面几乎等于零,前面几天对抗,让他们才刚刚产生一点信心,谁知道一下就被这种巨大差距搞的不知所措,二十万费泽军一下压上了四分之一的兵力,就看见前方满布在平原上的庞大集群一下缺了一个大角,无法计数的步兵长枪,盾牌,飘扬如海洋一样的双头鹰战旗,如同海潮一样压过来,那种震撼,就算是久经战争的老兵尚且会手心冒汗,何况是他们,没有直接垮掉逃跑就已经很不错了

“稳住,不要乱!”各种各样的喊声在城墙上此起彼伏,

“天啊,这么多敌人,怎么打!”

费泽重步兵越来越近,100米,50米,人数之多,气势之强盛,那种感觉似乎就像是整个大地就在自己眼前被淹没了一样

“拦住他们!”城墙上的弓箭手还没等到命令就纷纷松开自己手中的弓弦,一片寒光闪烁的箭头,在空中画出无数的迅疾的白色光影朝着下方覆盖下来“竖盾”费泽军下方整齐的喊声,雁阵一样的盾牌猛的抬起,盖住头顶,不留一点缝隙,这次压上来的是真正的攻坚部队,动作整齐,偶尔有人中箭倒地,旁边的人也会迅速绕过去,从尚敏射下来的箭簇如同暴雨撞在一幕幕墙上,

铛!铛!裆!

箭簇被盾牌撞飞,散落,完全不能起到丝毫的阻挡能力,看的上面的射手目瞪口呆

帝国给他们配属的只是南北大战中缴获的南方弓,射击力度很弱,对于真正重铠甲的洞穿力很有限,倒不是胖子吝啬,而是要将帝国弩这种杀器配属于这种部队明显是不可能的,本来就是作为诱饵抛出去的,自然不会是帝国顶级的作战装备,

“对方玩真的了,大家注意”

看见弓箭手无效,上万身穿重甲的近战长枪手开始推上城垣一线,就像是终于等到了出现的猎物,“射”这一次,发出喊声的是来自城下的费泽重弓手,就听见一阵犹如暴雨砸在地面上的声音,一大片的寒光就像是从地平线升起的流星一样升起,就像一把巨大横扫的镰刀,猛的切割在城头上列阵的重甲长枪手身上,噗嗤!,无数血水从中箭前端挤压炸开,红色的人血和无数被箭头洞穿的长枪手,从上面如同雨点一般掉下来,第五日,正如胖子所预料的那样,莱特尔的部队开始出现交战后的巨大损失

小孩子发烧住院,这两天有点忙,请诸位见谅!

(未完待续。)

台山市妇幼保健院
阳新县第三人民医院
大同治疗卵巢炎方法
榆林癫痫病是怎么来的
泰州能治男科的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