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遇见张爱玲半生缘里的爱情

发布时间:2019-09-13 03:15:53
摘要:如今,当林萧萧再次回想起当年的一帧一幕时,胸腔里那个特定的位置还是会被一阵阵的痛楚覆盖,她知晓那是陈年的不甘在冲自己较劲,只是,事到如今,那些该发生的与不该发生的都已成了定局,疼到不能自己时,她也只能徒劳地安慰自己“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楔子
如今,当林萧萧再次回想起当年的一帧一幕时,胸腔里那个特定的位置还是会被一阵阵的痛楚覆盖,她知晓那是陈年的不甘在冲自己较劲,只是,事到如今,那些该发生的与不该发生的都已成了定局,疼到不能自己时,她也只能徒劳地安慰自己“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一、往事如觞淌不尽
青棉镇坐落在南方的一座山坳里,周边都被青青郁郁的木棉树围绕,遇上起风的日子,镇上的小孩都会争相跑到村前看硕大如杯的木棉花于空中翩飞起舞,待到风停了,大朵大朵的木棉花便会缓缓飘落在地上,趁着这个空隙他们都会冲过去拾起其中的一朵,欢呼雀跃地跑回自家向父母邀功,因为晒干后的木棉花可以用作清热祛湿的良药,所以大人们都会把收集到的木棉花拿到阳光下晒干,拿去市里卖。

每次捡木棉花的时候,林萧萧都是远远地避着孩群,其他小孩问她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玩,她却不答一语,只管默然地跑到一边。

“林萧萧,我们在一起玩吧。”抬起头,林萧萧看到一个穿着干净的小男孩,大大的眼睛里闪烁着一些亮晶晶的东西。林萧萧没理他,收回了目光继续手上的动作。

“我来小男孩凑到林萧萧的身边,伸出一双嫩白干净的手。

林萧萧并不领情,没等他把手伸到地上,她就捂着衣兜里的木棉花跑走了,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一群小孩用嫩嫩的娃娃音喊道:“哦哦,林萧萧回家找疯妈妈去咯!”

小男孩呆呆地站在原地看着林萧萧孤单的背影,听了旁边一群孩子的叫喊,他恨恨地踢开了脚边的木棉花,往林萧萧的方向跑了去。

回到家里,年迈的奶奶笑呵呵地对林萧萧说:“萧萧啊,见到你哥哥没,我刚让他去找你了,你爸爸把他送到乡下来了。”

林萧萧掏出衣兜里的木棉花,一朵一朵地摆放在门前的竹制簸箕里,瘦瘦的小手娴熟地拍着落在木棉花上的尘土:“什么哥哥,哪里来的哥哥,爸爸不是不要我和妈妈了,他来做什么。”

话才说完,矮矮的屋檐下走出了一个年龄约摸四十来岁的男人,他叹了叹气,略微松弛的眉眼纠结成皱皱的一块:“萧萧,爸爸来看你了。”

扭过脑袋瞥了他一眼,林萧萧无汁无味地“哦”了一声,起身拍拍陈旧的粗麻衣裳,绕过男人进了屋。

“妈妈乖,萧萧来帮你梳头,你不要乱动。”听了林萧萧的话,坐在床上的女人傻傻地笑笑,眼睛里空洞洞的一片,搓着手呓语道:

“呵呵,爸爸走了,呜呜,爸爸回来了。”

像是什么也没听到一样,林萧萧拿着一把大大的木梳子一遍一遍地梳理着女人乌黑浓密的长发,而方才跟进来的男人倒站在一边不知所措起来。

“从你走了以后,她就变成这个样子了,这些年你都不回来看看她们母女,不是我说你,城里的那个女人有什么好,到头来你还不是要把儿子送回来。”林萧萧的奶奶埋怨地看了一眼立在原地动弹不得的男人。

“爸爸,奶奶,萧萧回来了没有!”还没进门,小男孩就急匆匆地喊道。“回来了,回来了,看把你跑得喘的,先进来喝口凉白开,快进来,奶奶给你倒。”说着,老太太喜滋滋地楼过小男孩,不停地帮他擦着脑门的汗珠。

“你们都轻点声,这样会吓到妈妈的!”林萧萧不满地抗议道,扔了手中的梳子紧紧地抱着缩在角落里女人安慰道:“妈妈乖,一会萧萧给你泡藕粉吃。”藕粉是女人最爱吃的东西,在男人还没离开她的那段日子,她总是能吃到男人为他亲手泡制的藕粉,香甜浓郁的气味就像他们的爱情一样绵缠。

听到“藕粉”这两个字,男人悲从中来,仓惶地迈开步子逃到了屋外,站在装满木棉花的簸箕旁边,一手扶着墙一手捂着眼睛流起泪来。

很多年以前,他娶了镇上的一个漂亮姑娘做媳妇,婚后的日子他们过得也算幸福,女人在家帮母亲做家务活,而他就从小镇上收一些瓜果野菜到城里卖,日子久了,他便不满这些微薄的收入,也学着镇上的几个青年到城里打工,而挣到的钱倒也真的比卖瓜果野菜多出许多,就这样干了一年后,他们的积蓄也丰厚了些,女人也生了个女娃。

可惜,好景不长,没过几年,男人在城里打工遇上了别的女人,此后他们瞒着对方的家人断断续续地来往了几年,等到女儿七岁的时候,城里的女人逼他和自己完婚,而女人的父亲在城里又是有些名望的人物,为了不让自己的女儿丢脸他也就只好睁着眼闭着眼地把他们的婚事办了。

又过了几年,城里开始实行人口普查,男人本就是已有家室的人,自然他的户口也就落在小镇上,而他和城里女人的婚姻根本就是假的,他们所生的小男孩实际上就是私生子,经过多方打探寻路仍没回转的余地后,他只得把小男孩送回小镇并在与前妻的户口上落户,可是他却没想到,在他走后的几年,前妻因为念痴成疾,精神出现了问题,久而久之便成了如今的疯癫。

浓浓的夜幕降了下来,林萧萧还是坐在床上陪着母亲,而小男孩却被奶奶搂在怀里问这问那“然然啊,你想吃什么奶奶给你做”“然然啊,以后要照顾好萧萧啊,她是你妹妹”“然然啊,晚上你就和奶奶睡”“然然啊,明天奶奶带你到镇上串门去”对于母亲这般热心的行径男人倒不觉得奇怪,毕竟是乡下人,疼男孙也是正常的事,倒是可怜了小小的林萧萧,紧紧地蹙着眉头,一脸戒备地看着这个陌生的男孩。

二、此去经年兄妹情长
在小镇上待了几天后,男人便匆匆地赶回了城里,把小男孩留给了自己的母亲照顾,添了一个男孙,老太太自然高兴得合不拢嘴,每天都带着他到处闲逛,遇见熟人和陌生人都一并骄傲地说道:“这是我城里来的孙子。”

而对于林萧萧,这个凭空多来出来的哥哥却不见得有多好,他一不会烧火,二不会淘米。三不会洗菜 林萧萧暗自在心里嘀咕道“什么都不会做,光生得好看有什么用!”

就这样想着的时候,她看得百般不顺眼的哥哥却牵着自己的母亲手出了门来:“妈妈,你小心一些,要乖,我带你去看萧萧洗碗。”小男孩眉目和善地说着,白白净净的小脸上洋溢着一些快乐的气息。

“洗碗有什么好看的,城里来的人都喜欢看人家洗碗的?”林萧萧板着脸神情厌恶地说,“萧萧怎么可以这样和哥哥说话,你们要相互照顾,我们是一家人。”看了撅着嘴翻白眼的林萧萧,老太太斥声教训道。

林萧萧不服气地哼唧了一声却也不忘提醒道;“屋外风大,快把妈妈扶进去,别让她着凉!”小男孩欢喜地看了她一眼,又扶着女人进了屋子,老太太见了连连称赞道:“好呀,真孝顺。”

洗好了碗,林萧萧拿了一根极细的棍子,借着夕阳暖黄的余晖在沙地上“嚓嚓嚓”地写字,把头凑过去,小男孩见她写的都是些笔画简单的字,心里便想起要教她认字这事。

照她这样的年纪在城里应该都上四五年级了,可是苦于家里不宽裕,再加上奶奶年迈,母亲有病,她又怎么可能上得了学呢,不过等父亲回来了,他应该会让他们上学的,想到这里,他笑笑地说道:“萧萧,等爸爸回来了我们就可以去上学了,到时候我教你认字。”

彼时,林萧萧九岁,他十岁,喜恶分明的年纪多少都有些排斥外来的陌生人,况且父亲从前去城里的时候她的母亲曾不断地向她哭诉:“你爸爸不要我们了,他去城里找别的女人生小孩了!”当时母亲涕泪纵横的样子深深地印在了她波澜起伏的脑海里,直至今日那个画面还是清晰得让人窒息。

“走开,那是你的爸爸,不是我的爸爸,我爸爸早死了。”林萧萧狠狠地推了他一下,恰巧不巧被出屋收木棉花的奶奶撞见了,于是,老太太抓起脚边的棍子劈头盖脸地打在林萧萧身上,林萧萧哇哇地哭着,可嘴里却还倔强地喊道:“我没爸爸,我就是没爸爸,我爸爸早死了,被城里的女人吃掉了!”听了这些锋利的言语,老太太更是火气冲天了,她边打边训斥道:“让你没良心乱讲话,让你学着你娘说疯话!”

见老太太没有作罢的意思,小男孩抢了她手中的棍子,“啪”的一声丢在了地上:“奶奶不要打萧萧了,你不是说过我们是一家人要相互照顾的吗!”

老太太顿了顿,陡然间觉得心里滋生出了一片苍凉,她抹了抹眼角的泪,转身走进了屋子,看着她蹒跚的步子,林萧萧止住了哭声,而站在一旁的小男孩却哭了:“萧萧对不起,都是我不好,等爸爸回来了我就让他把我接回城里去。”说着他便跑出了院子。

那天晚上,林萧萧和老太太在家里等了好久都没见他回来,实在等不急了,老太太就让林萧萧出去找,自己则守在家里看护疯儿媳。

借着镇上人家依次亮起的火光,林萧萧沿着山路找了过去,走到一块田地,她依稀看到田边的老树下蹲着一个人,正蜷缩着身子取暖,许是因为在山间跑惯了的缘故她也不怕,而是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待到确定是自己要找的人后,她愤愤地喊道:“还不快点回家去,奶奶都快急死了。”见对方没有要动的意思,她走近推了他一下,不料就这么轻轻一推,他整个人便倒在了地上。

那天夜里,小男孩高烧不退,躺在床上直说胡话“萧萧,我是哥哥,爸爸让我好好照顾你。”“奶奶。我要回城里去了,不要打萧萧了。”“萧萧,我们可以去念书了。”“爸爸,你接我回城里去,萧萧不喜欢我。”“妈妈乖,我和萧萧唱歌给你听。”

听了这些话,林萧萧感觉自己的眼窝子湿了些,她咽了咽干涸的喉咙,冲着在一边忙着换冷水敷的奶奶喊道:“去叫张医生来看看吧,哥哥好像很不舒服呢!”

见她把小男孩唤作哥哥,老太太安慰地笑笑,披上外套出了门去。

请镇上的赤脚医生帮忙开了副草药,老太太便赶回家熬药去了,伴着腊红的火光和浓浓的药香味,她紧锁着的额头也渐渐舒展开来。

吃过老太太亲手熬制的药,小男孩的体温慢慢降了下来,等到天亮时,他推了推坐在旁边打盹的林萧萧:“萧萧,我饿。”

见他不再说胡话,林萧萧欢喜地跳下床,嚷嚷着让老太太煮粥给他吃。

过了几天,男人从城里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个大箱子,里面装着一些小男孩日常所需的细软,吃午饭时,他给了老太太一笔钱,谈了要让两个孩子上学的事。

起先老太太还一直反对,因为她始终觉得乡下长大的孩子用不到那么多学问,只要本本分分地待在家里帮忙干活就好,等到再长大些就可以娶妻嫁人生娃过日子,见识到老太太的愚顽,男人气愤地说:“难道你要让他们像我一样没出息吗!”

默默掂量一番后,老太太终于点头应道:“就让他们上学吧,明天我就带他们去镇上的学校。”

躲在房门后面偷听的林萧萧和小男孩禁不住喜悦,冲过去抱着老太太嚷道:“奶奶真好,奶奶真好。”而站在一旁的男人眼里却生出了一丝异样。

三、没想到会是这样
又在镇上住了几天,等到孩子们都上学了,男人又回城里去了,听老太太说他们的父亲在城里还有事要做,暂时是不会回来了。

听了老太太的话,小男孩暗自伤心起来,夜里睡觉的时候他总是会悄悄地哭,有一次林萧萧夜里起来上厕所,听到呜呜的声音,以为是哪家的猫跑到自家来了,于是她点着电筒循着声音找了过去,可是却怎么也没想到原来是自己的哥哥躲在被窝里哭鼻子,不明就里的她还以为他是在生她白日里的气,因为中午放学的时候,她没等他就先回家了,想到这件事,林萧萧关了手电筒,蹑手蹑脚地钻进小男孩的被窝里挠他痒痒,这样一闹,他们便欢腾起来,后半夜里都在床上抓来抓去蹬来蹬去的。

次日清晨,当他们都还在睡梦里时,屋外便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老太太醒得早,这时候已经坐在火炉旁边生火了,她挪了挪了烧的正旺的柴火,之后起身去开了门。

“老太太,林先生不在了!”屋外站着的年轻人气喘吁吁地说,“怎么会不在了,什么叫不在了,前些天不是都还来过这里的,是出远门去了?”隐约间,老太太心里有种不祥的感觉。

“昨天有人到家里来要债,林先生死活不肯给他们,结果他们把林先生带走了,晚上送回来的时候已经断气了。”说着,这个看上去有些像佣人的年轻人哭了起来。

由不得多加考虑,老太太叫醒两个孩子,把疯儿媳锁在屋里,随着那年轻人进城去了。

最近几年城里的烟草生意不好做,政府对烟草的收购买卖管得十分严格,男人的岳父闲下来没事做,沾染上了赌博的坏习性,原先在生意上出手阔绰惯了的他在赌桌上也一掷千金,很快,他先前积攒下来的财产都流入了赌博的 大海,因为不甘心自己辛苦积攒下来的钱就这样付之东流,所以他向赌馆借了高利贷,企图扳回一局,可是最后却输得彻彻底底,身无分文,更严重的是他在归还期限里筹不到钱,只得跑到外面去躲债,赌馆的人找到家里来要,男人不肯让自己的岳父吃亏,和他们发生了争执,被他们拉到赌馆活活打死。

共 11410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从小,她与奶奶与疯癫的母亲相依为命,后来,家里凭空多了一个哥哥,虽然,她很不喜欢他,可是,毕竟他是家里的一份子,他像个小小的男子汉,照顾着她和疯娘……在父亲,奶奶,疯娘去世之后,本以为他们可以相扶相依,彼此照顾一生,可是一瓶矿泉水,改变了几个人的命运,而他和她终将要回到那个自己的家里,因为他们都曾知道父母不在身边的苦与痛。推荐。【编辑:上官欢儿】【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
1 楼 文友: 2010-09-17 08:52:28 从小,她与奶奶与疯癫的母亲相依为命,后来,家里凭空多了一个哥哥,虽然,她很不喜欢他,可是,毕竟他是家里的一份子,他像个小小的男子汉,照顾着她和疯娘……在父亲,奶奶,疯娘去世之后,本以为他们可以相扶相依,彼此照顾一生,可是一瓶矿泉水,改变了几个人的命运,而他和她终将要回到那个自己的家里,因为他们都曾知道父母不在身边的苦与痛。很令人感动的文字,希望这样的故事只是故事而已,问好作者。小孩爱流鼻血是什么原因
腹泻腹痛要吃什么药好
孩子中暑
小孩为什么流鼻血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