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法家高徒 第六百四十二章 血月之下,有我无敌

发布时间:2019-09-16 16:21:49

法家高徒 第六百四十二章 血月之下,有我无敌

>“血狼啸月!”

“快阻止他!”

看着悬挂在空中,好似滴血的赤月,以及站在山巅,全身带伤,毛发几乎被染成红色,仰天长啸的孤狼。

无生道坛主王大愚陡然想到了在某本杂记中看到的关于血狼啸月的传说,脸色顿时大变,眼睛不停的收缩,有些惊恐的大声喊道。

“阻止他!”

“一定要阻止他,否则,我们都得死!”

“诺!”

“诺!”

环绕在他的四周,身上穿着白袍,头顶上带着黄色头巾的亲卫,虽然不知什么是血狼啸月,更不知王大愚脸色为什么突然变得难看,但还是重重的点头,在头领的带领下,好似潮水一般从高台涌下。

刀剑出鞘,杀气腾腾的向城头冲去。

“杀!”

“杀!”

“杀!”

赤红色好似红绸一般,说不出粘稠的气息从血色圆月上垂下。

让本就惨烈的战场,变得更加的诡异。

杨寿面目呆滞的站立在血红的月光之中,残垣断壁,烽火连天,血流漂橹,在这个背景下,他整个人都透露着一种悲壮。

在血月的影响下,杨寿的眼睛好似恶狼一般瞬间变得猩红,全身的肌肉更,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张开,本来十分宽松的将军铠,这一刻竟然显得十分的狭小。

一片片结实的甲叶,好似鳞片一般被他撑开,露出里面凹凸,充满爆炸性,蕴含无穷力量的肌肉。

赤色的血液,在血月的影响下,好似潮汐一般翻腾。

一丝丝纯粹的力量,让杨寿的肌肉纤维发生螺旋形的扭转。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惊人的。

惊人的是,杨寿形影不离的那把青色,好似秋水的家传宝刀,竟然好似血洗一般,在月光的照射下,不停的散发着诡异的红芒。

“杀!”

杨寿看着聚拢,想要擒贼擒王的武士,嘴角不由的上翘,流露出好似恶魔一般异常狰狞的笑容。

壳中的家传宝刀陡然出鞘。

只见一道红芒,好似潮汐一般散开。

双手紧握长枪,全身肌肉,好似虬龙一般扭转的武士,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赤色的刀芒划过。

他的身体好似被人安装了某个诡异的炸弹,在刀芒临身之后,瞬间炸裂看来。

白色的骨头碴,红色的筋络,顿时喷涌而出。

噗!

噗!

噗!

一连几声好似鞭炮一般的哑响。

几个身体强壮,气势惊人的武士,竟然被杨寿瞬间斩杀。

“啊!”

不论是府兵,还是神武营的人,都一脸惊恐的看着城头。

一直给人温文尔雅的杨寿,在血月的影响力,好似恶魔一般在城头徘徊,只要遇到他的武士,都会被他斩落,全身肌肉崩裂而死。

“这是什么样的力量。。。。”

“竟然如此的可怕!”

“恶魔!”

“血刀杀神!”

悍不畏死的神武营武士,在付出惨重的代价之后,看着全身被鲜血浸透,长刀不停鸣叫滴血的杨寿第一次有了畏惧。

“血狼啸月!”

“竟然是血狼啸月!”

“没想到,杨将军竟然是杨老令公的后人,并且能够突破血脉的桎梏,在杀戮中激发出血狼啸月的天赋!”

脸色儒雅的副将看着空中的血月,以及好似杀神一般的杨寿,眼睛中神光不停的闪烁,满脸的激动和兴奋。

“将军!”

“什么是血狼啸月,我等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

旁边的府兵见副将的情绪波动十分巨大,满脸好奇的问道。

“不怪你们从来没有听说过。。。”

“因为,这个天赋,仅仅存在于天波杨家的嫡系血脉当中。。。”

“就算听说过的人,一生也未必能够见到一次!”

“众所周知,天波杨家的一代始祖是前朝的杨老令公。”

“杨老令公一生征战无数,为前朝立下赫赫战功,但是,前朝人王无道,对杨老令公在军中的威望十分的忌惮。又有小人作祟,暗中中伤。。。”

“以至于一代战神,陨落清河,每当后人说道此处,无不唏嘘!”

副将看着空中,眼神迷离,好似陷入了无尽的回忆,有些呢喃的说道。

“没错!”

“如果杨老令公不是被奸人所害,必定能够马踏祁连山,让我人族威名!”

四周的人想到那段历史,也不由的暗暗摇头,一脸的唏嘘。

“但是,很少有人知道的是。。。”

“杨老令公当年身陷绝境之时,其实是有机会逃脱的。但是他却死战不退,终于激发了血脉中的力量,也就是血狼啸月!”

“在血液的照耀之下,杨老令公战力倍增,堪称无敌,一个人在敌阵中杀了个七进七出,斩首数千,枪挑百余员大将,最后力竭而死!!”

“异域人唯恐此事,影响到联军士气,才秘而不宣!”

“前朝人王昏庸,担心被朝臣攻讦,也将此事隐瞒。。。”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知道“血狼啸月”存在的人并不是太多。。。”

副将看着空中的血月,一脸崇敬和追忆,有些赞叹的说道。

“什么?”

“凭借一人之力,在数万大军中杀了个七进七出!”

“并且凭借年老体弱之身,枪挑百员大将,最后还不是被敌人杀死,而是因为年老体弱,力竭而死!”

“这怎么可能?”

“就算传说中的常山赵子龙,也不过如此吧?要知道,常山赵子龙在长坂坡的时候,正值壮年,不论气血还是反应都处在巅峰状态。而杨老令公当年已经是英雄迟暮,气血溃败,从这个角度说,站在血月之下的杨老令公战力不在常山赵子龙之下!”

“血月之下,有我无敌。。。”

“没有想到,杨将军在这等境地,竟然激发出血脉中的力量。。。实在是我等之幸!”

“压上去!”

“让我们一起助杨将军一臂之力!”

面色儒雅副将抽出自己的随身佩剑,面色赤红,青筋浮现,声音洪亮,好似闷雷一般炸响。

“杀!”

“杀!”

“杀!”

府兵被杨老令公的故事所激励,不顾身体的疲惫,爆发出更加惊人的气势,在杨寿的带领下,好似狼群狩猎一般压在城头。

噗!

噗!

噗!

杨寿面色赤红,滚烫的气血好似烧开了的水,在他的血管中不停的翻滚。

一缕缕白色的蒸汽,从他的头顶百会穴中冒出,笔直的直冲云霄,看起来好似云烟,又好似白雾。

“精气狼烟!”

“武道圣者!”

看着杨寿头顶的白烟,王大愚的眼睛不停的收缩,嘴唇更是不停的哆嗦,一脸的畏惧和绝望。

“不!”

“武道圣者的精气狼烟风吹不动,雨浇不灭。。。他头顶的精气虽然也形成了烟雾的形状,看似和精气狼烟有几分形似,但是却单薄了不少。而且在微风中,有着明显的摇晃。。。”

“他还不是武道圣者!”

老管家面色青白,好似僵尸一般站在王大愚的身后,当他看到杨寿头顶的精气狼烟之时,眼睛也是陡然收缩。

但是经过仔细观察之后,他那本来提着的心,又慢慢的放了下来。

“杨寿经过血月的加持,全身气血燃烧起来,帮助他暂时突破了一个境界!”

“按照老奴分析,他现在的实力,应该是介于先天和武道宗师之间。。。。”

“只要我等不怕损失,在进行偷袭,定然能够将他斩杀!”

“少爷!”

“还是老奴去吧!”

头发花白,脸色铁青,十指乌黑的老管家,看着空中的血月,血色孤狼,眼睛微不可查的收缩,语气异常坚定的说道。

“恩!”

“老管家!”

“一定要将杨寿击杀,千万不要被他完成血狼啸月!”

王大愚没有想到老管家会主动请战,眼睛中不由的闪过一丝犹豫。但是血月笼罩的面积越来越大,也由不得他犹豫,重重的点头,有些拜托的说道。

“请少爷放心!”

“老奴就算豁出性命,也一定要将杨寿击杀!”

老管家感受到王大愚话语中的凝重,没有任何犹豫的点头,一脸郑重的说道。

王大愚看着转身,即将离去的老管家,嘴唇不停的喏喏,过了半晌,才好似挤牙膏似的挤出一句:

“血月之下,有我无敌!”

“注意安全!”

“活着回来!”

“诺!”

正在快速移动的老管家,身形不由的就是一滞,眼睛不停的闪烁,流露出感动之色,过了半晌,他才重重的点头,好似保证一般说道:

“少爷,你放心好了。。。”

“老奴一定活着回来!”

“如果杨老令公在此,老奴定然是有多远跑多远。”

“但是现在站在城头上的,只不过是一个还没有成气候的狼崽子,还留不下老奴性命!”

“恩!”

听着老管家好似保证,又充满信心的誓言。

王大愚眼睛中的担忧之色略减,但是他的眼睛却一直落在老管家身上,一时也没有离开。

噗!

噗!

噗!

杨寿手中的家传宝刀好似妖刀一般,不停的鸣叫,更有些贪婪的吸吮着每一滴血液。

血!

无穷的血!

因为无尽的杀戮,整个城头,看起来好似一个可怖的血肉磨坊。

鲜红的血液,好似溪水一般在城头上蜿蜒,最后顺着排水管道跌落在地上。

将大片大片的绿草染成红色。。。。

双方的人,都被杀戮控制了思维,除了杀戮,还是杀戮,只有一方彻底的倒下,这场杀戮才会彻底的终结

。。。。

杨寿好似九幽爬出来的恶魔,全身都被鲜血染红。。。本就赤红的家传宝刀,变得更加的妖异,仿佛有生命一般,竟然随着杨寿的呼吸,而不停的闪烁。

血月越发的明亮,一丝丝好似鲜血的物质从空中滴落。

嗷!

嗷!

嗷!

浑身青毛的狼王,全身伤口越来越多,赤红色的鲜血和血月融为一体,本来有些青白的毛发,几乎大半变成了赤色。

唯独胸口的位置,还有一个月牙形的胎记,还没有彻底的变红。

只要这个月牙变成赤色,血狼啸月就会真正的完成,到了那时,只要在血月的笼罩范围之内,杨寿的战力,就会完全提高一个等级。

也就是说,到了那时,他就会有比拟武道宗师的战力!

快了!

快了!

马上就要结束了,逆贼,今日某家定然要将尔等碎尸万段!

想到这里,杨寿的嘴角不由的上翘,流露出一个异常残忍血腥的笑容。

突然!

一个乌黑,枯瘦,散发着腥臭气味,好似鸡爪的手掌,十分突兀的从地下冒出,恶狠狠的拍向杨寿那没有完全赤化的胸口。

“贼子,尔等!”

全程关注的副将,看着那个乌黑,散发着恶臭气味的手掌,以及毫无察觉的杨寿,脸色顿时大变,眼睛不停的收缩,大声怒吼。

宝宝健脾吃什么好
丁桂薏芽健脾凝胶怎么吃
肩颈背部肌肉僵硬酸痛
风湿消肿止痛活血化瘀的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